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北雄_ 第795章大势(二十二)-

时间:2021-06-15 15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河边草小说北雄 第795章大势(二十二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两夫妻斗了几句话,火气旺了一些,可心里都很舒坦。

    李破算看出来了,他家婆娘是真想立即住进宫城,对于身份上的转换可没他那么纠结,看上去非常愿意耍耍后宫之主的威风。

    在李破这里碰了壁,不免有些失望,之后又和李破说起红眼珠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阿史那容真留在晋阳待产,估计着日子已将近临盆,也不知生的男女,长相若何,要是长一对红眼珠……也能称上一声天赋异禀?

    对这个李碧表示并不在意,这些年家宅平安,并无妖邪作祟,再加上看惯了阿史那容真的模样,也就无甚特异了。

    李破就更不在乎,也知道应该生不出红眼珠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只是觉着自己总是出征在外,不能在家享一些天伦之乐,稍有遗憾,当然了,这和功业比起来,实在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说了不少,可李破到底有许多大事在身,不能总是跟妻子腻腻歪歪。

    李碧也不在乎这个,见外面已经候了太多的人,便带着仆从护卫以及精力旺盛的李春和阿史那天香等人出了府邸,绕着宫城转圈去了。

    李破听得消息,也是无奈的很,那婆娘好像比他适合当皇帝,估计瞧着那长长的宫墙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晋阳也有行宫,怎没见她如此,真是怪了。

    说起晋阳行宫,李破终于想起行宫中还有一位萧皇后在,是不是派人将她接过来呢?其中又有何利弊?

    正巧温彦博和苏亶都在,与二人顺口商量了一下,也就决定接萧皇后南来。

    大家其实都很清楚,前朝的皇后已经没有多少利用的价值,前隋的身影渐行渐远,群雄逐鹿也有些年头了,大家杀的浑身是血,早已不再认其为正统。

    和萧皇后结下的这点香火情分,对关西人来说可能有点作用,其他地方的人听了,现在的反应估计也只是哦上一声? 惊讶于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竟然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温彦博等人也安下了心? 汉王妃到了,汉王的心意也就没那么难以测度了? 这都是在晋阳和王上斗智斗勇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在汉王这里说不通的事情? 如果非常重要,即可去向王妃诉说一番? 也许就能挽回大王心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家眷到了,王纪室也来了? 耳边多了些莺声燕语? 又有儿子承欢膝下,李破心情渐渐愉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就有人给他添了些小堵,两颗鲜血淋漓,新鲜出炉的人头被先后悄悄送到了他的面前? 龇牙咧嘴的? 弄的李破都没认出来是谁。

    当然了,谁也不敢无缘无故的给汉王殿下送人头玩。

    它们的主人都和汉王有私仇,李药王的幼子李定方终归是没有逃过命中注定的这一劫,他的父亲李药王亲自斩下了他的头颅,给汉王殿下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父子之情和家人安危中间? 根本不用犹豫什么,李药王毅然选择了后者? 而且据说之后阖家都跑到弟弟门前跪拜请罪去了,弄的李药师十分的愤怒而又无奈。

    李定方当年办的那些糟烂事李破自然不会忘了。

    在马邑城门口? 这厮曾经抽过他鞭子,在涿郡的风雪之中? 这个混蛋竟然想把李碧许给旁人当婆娘? 虽然当时他觉着没什么? 可过后每每想起来,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差点戴上绿帽子的愤怒,是个男人就明白。

    李定方也很滑溜,当年介休一战过后,这人侥幸脱逃,却被裴世清给送了回来,因为份属亲戚,李破不好杀之,纵其逃归。

    如今终是报应不爽……只是时过境迁,身份地位以及眼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李定方这样的人离着李破就太遥远了,也没了什么大仇得报的快意,反而有点犯恶心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李氏家族内部的事情,李药王惊惧之下,弄的有点沸沸扬扬,不光李破被他恶心到了,李靖心中的怨愤只会更多。

    李药王几乎是逼着他弟弟“原谅”了他的过错,却为兄弟之间的恩怨多填了一笔上去,李家兄弟办事都挺糊涂,倒也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李定方这人李破还算识得,另外一个就有些莫名其妙了,人头是长孙顺德亲自送过来的,弄的还挺郑重,让李破误以为是什么大人物。

    可只一说,李破就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。

    此人王大郎(不配拥有名字),曾在云内城中行刺于他,大意之下害的他丢了半条小命,这人行刺失败后,立马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李碧还曾向晋阳王氏要人,可那会晋阳王氏根本没搭理这公母两个,等王氏“想清楚”了,这人已经随李渊的大军南下了。

    滑不留手的家伙,最后还是命丧黄泉,只因此人经常在京师吹嘘自己曾经将晋地的那个大人物如何如何,而今李破一战而定西京,有心人正好借此给汉王送上一份贺礼。

    这两颗人头的到来也显示出了一些很现实的问题,李破在关西没有任何的根基,即便大家想要献媚,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由头,所以强行为之的话,也就沦于琐碎,以李破现在的身份而言,根本不够份量。

    送人头过来的其实是独孤氏,一个传奇家族,只是自独孤怀恩被诛之后,便彻底的没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作为陇西李氏,弘农杨氏,以及宇文氏的姻亲,独孤氏依旧可以道上一声手眼通天,可也正是因为这个,独孤氏也时时心怀恐惧,唯恐遭了别人牵累,所以才行此下策,做出来的事情与他们的身份极不相符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看的出来,独孤氏的衰落几乎已经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关西门阀皆在观望之中,在这许多人眼前急着前来献媚,礼物送的又如此不值一提,过后定遭众人鄙薄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独孤氏着实又做了一件蠢事。

    李破就被这两件“礼物”弄的极不爽快,要说这两颗人头要换成李大,李二兄弟还差不多,哼,关西人还真是小气。

    殊不知大方的人也不在少数,比如说潼关就有几位非常大方的人在叽叽咕咕,准备送汉王殿下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潼关西大营,一处宅邸当中。

    太子右卫率程知节与东宫右三统军秦琼弄人相对而坐,潼关被围有些日子了,军粮吃紧,但这两位还是弄了两个小菜,几坛浊酒,像往常一样一边吃喝一边交谈。

    酒过数轮,程知节便捋着大胡子,伴随着的是他那标志性的爽朗笑声,如果李破在这里,一定会评价一下,你笑的可比当年真诚多了,有长进。

    “贤弟寻俺来,不是只请俺喝酒的吧?咱们自家兄弟,有什么话尽管直说,让俺猜来猜去,恁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秦琼看上去年纪和程知节差不多,只不过没有那许多胡须掩盖,瞅着比程知节确实要年轻一些。

    多年行伍生涯,在这位山东贵族的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,只是人家底子确实好,就算经历了不少风吹日晒,也还能归为英俊一类,尤其是在气质上,程知节这辈子怕是追不上人家了。

    秦琼的出身同样非程知节可比,人家算是北齐余孽,官宦人家,起点比老程高的多,而且人家以前是官兵来的。

    先在来护儿麾下效力,后来又归张须陀调遣,再后来就是裴仁基了,然后就是翟让,李密,再然后就是王世充,最终来到潼关降了李建成。

    瞧瞧这经历,前面的那些人皆已作古,只剩一个李建成还在了,简直就是自带克主光环,旁人却还能重用于他,你说吓不吓人?

    而程知节别看私盐贩子出身,可人家也曾随征辽东,见了大世面,之后历经战乱,那许多看着极为厉害的人物都已成了一堆白骨,他却能厮混到了现在,可见心眼并不比别人稍差。

    两个人凑在一处,按照往常的节奏,先叙兄弟之情,然后拍胸脯跺地板,义气为先的样子做足,然后再瞧瞧掂量一下事情得轻重,决定能不能参与。

    瓦岗匪的坏毛病,在这两位身上体现的尤为具体,只是现在缺了徐世绩等人,显得不够热闹罢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哥哥这般说,那俺也就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事快说,说完了,也好痛快的喝上几杯,他娘的,俺好久没闻到酒味了,早知今日,俺还不如待在瓦岗山上不下来,那时和兄弟们喝酒吃肉,何其爽快?

    你再瞧瞧如今,那些人当咱们乞儿打发,给点粮食,便如施舍一般,连正眼都不带瞧咱的,搁在那会,俺定要他们知道咱们兄弟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又猛灌了一碗酒,程知节愤愤的拍了几下桌子,配着他那大胡子,颇有些须发皆张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似被程知节触动,秦琼也是愤然,用力一拳捶在桌子上,桌子呻吟了一声,估计是想求这两位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哥哥说的极是,这些贼厮鸟恁的欺负人,大家尽都敢怒而不敢言,时日长了,怎生了得?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